宋小女:张玉环拿到赔偿,我不会要一分钱_励志文章
您当前位置:励志首页 > 励志 > 励志文章 >
上一篇:东京版《欲望都市》:蜷川实花华丽绚烂的foll 下一篇:湖北以外地区新增确诊病例首次降至个位数春天

宋小女:张玉环拿到赔偿,我不会要一分钱

小女的三次抉择

“要抱,我觉得应该抱,这个拥抱他(张玉环)欠我太久太久了……”

田埂之上,50岁的宋小女回到曾经寄托着她少女梦想的南昌市进贤县枕头岭张家村,对着镜头说出了心里话。她特地穿上儿子买的新衣,将蓬松的头发仔细地梳起。

背井离乡、寄居海岛数十载,曾经白皙的肌肤被海风吹得黝黑,身材也不似年轻时清瘦,不过,张玉环终究一眼就认出了她。重逢时刻到来前,她提前吞下了几颗两倍于平时剂量的降压药,却仍压制不了内心的激动,晕倒在了相聚的家门前。

她的愿望最终还是落空了,因为这次的晕倒,重逢“草草收场”。

8月4日晚间,躺在县人民医院的病床上,宋小女对澎湃新闻()说,见到张玉环的那刻,她内心是悲喜交加的,喜的是他终于自由了,悲的是,“他人虽然出来,却仍是一无所有”。

在被冤案侵袭的二十七年时光里,只上过小学一年级、曾经被张玉环“当作女儿一样”捧在手心的宋小女被迫长大——从未出过县城的她四处漂泊打工,又在遭受肿瘤折磨和养育儿子的双重压力下无奈改嫁。

如今,张玉环清白归来,宋小女又将面对她人生的第三次抉择。

这些天,宋小女被网友称誉为“中国好前妻”、“傲骨前妻”,但质疑也随之而来,有人说她是为了张玉环的国家赔偿到位后而来。

8月5日,宋小女当着张玉环申诉代理律师程广鑫的面说:“来日张玉环拿到赔偿,我不会要一分钱。”这是她人生的第三次抉择,早已经想好了。

没等到的拥抱

“低压60,高压187,快,赶紧躺下!”

宋小女被亲人们架着,抬上了120救护车。大儿子张保刚不停地用手揉搓着母亲发麻的四肢,闻风而来的女邻居用食指和中指指关节在宋小女颈部用力猛掐。没几下,她的脖子就被掐红了,透出两小块紫红色的“痧痕”。躺在救护车上,宋小女累得说不出话,她不时鼓起腮帮子,随后大吐一口气。

8月4日,张玉环案在江西省高院再审开庭宣判,张玉环终于卸下了背负二十多年的故意杀人罪名。但宋小女怎么也没想到,她期盼了二十七年的重逢,会如此意外地收场。

第二天一早,稍稍恢复后,她又坐车来到了张家。张玉环迎上去,紧紧握住宋小女的手,却迟迟没有抱她。张玉环说,他好担心宋小女会像第一天那样晕倒,才忍着不抱。

对于这个解释,宋小女嘴上说“没事”,当着众多记者的面,她对张玉环说:“那你要记着,你永远欠我一个拥抱,是从1993年到1999年的抱抱哦”,并强挤出一丝微笑。

镜头之外,她从热闹的团圆饭桌上默默离开,端着碗,一个人走进里屋,低头用筷子划着饭。她告诉澎湃新闻,这个没有实现的拥抱,好像彻底把她从过去的记忆里拉回了现实,“生活应该继续了,哪怕我心里多么不舍,也应该接受现实”。

如果宋小女可以选择,她无比希望时间能够倒回1993年,甚至更早。

在宋家,宋小女这一辈共有八个兄弟姐妹,生于1970年的她在姐妹中排行老小,又生得可爱,从小最得父母疼爱。18岁那年,她经人说媒,嫁给了比她大三岁的张玉环。

张玉环是家中次子,上有一个哥哥,下有一双弟妹。父亲生前曾在村里担任村干部,因为人敦厚,在村里颇得人心。大哥张民强很早就到县城从事粮食生意,生活也能自足。在张民强的记忆里,弟弟张玉环虽然仅有小学文化,但是做事细致耐心,“干起农活来,是姊兄弟妹中最好的”。

结婚前,宋小女对农活和家务几乎一窍不通。在农村,不会做农活的女人免不了受到婆家的数落,张玉环却很护着她,主动揽下了所有的活。时至今日,宋小女依然能回想起她坐在田间,陪着张玉环犁地、除草忙前忙后的模样。

宋小女说,张玉环待她更像是父亲对女儿般的照顾,当时她穿的衣服都是张玉环独自到县城去挑选、购买的,“我很少出门,出事前连县城都没去过,但每次他帮我买回来的衣服,我穿都好看,大小也都合适”。

如果不是突如其来牢狱之灾,张玉环和宋小女本该拥有安稳幸福的人生。1993年10月24日,同村年仅6岁和4岁的张振荣、张振伟两兄弟忽然失踪。一天后,他们的尸体被发现在距离凰岭乡“六六”林场200米处的下马塘水库内。经过勘查,警方初步认定,张振荣、张振伟之死系他杀。南昌市公安局于1993年11月10日作出的法医学鉴定书证实,张家两兄弟均为死后被人抛尸入水,张振荣为绳套勒下颏压迫颈前窒息死亡,张振伟系扼压颈部窒息死亡。

更多

励志名言 名人名言 励志电影 励志歌曲 经典语录 励志签名 励志文章 励志故事 人生感悟 伤感日志 创业
Copyright © 2012-2020 驷马不追网 版权所有 | 百度地图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我也要建站 ]